化州橘红新闻

我的化橘红事业与日本之行有关

更新日期:2021-07-15 06:33 浏览: 来源:化橘红

看到一个挺有趣的故事的,它是这样的:

-------------------开始-----------------

我是橘乡人。土生土长。

喜欢上果子。是很久很久的事情。
 
关于。日本。
很远很远的国度。
一次展会上。我认识了日本的桥君。
我们和他们公司达成了果子的供销合同。
 
1999年,互联网还不发达。
日本虽然一衣相临。因为出了许多事件。
才毕业的我。并不喜欢这个国度。
 
像我不喜欢韩国一样。
不喜欢韩国,是某年某月去了那边看在那边留学的姐姐。
姐告诉我,他们上课,说李时珍是他们的人。
对于一个拿他国文化为自己的东西的,我向来不感冒。
 
再过经年。
我们的端午节也成了他们的了。
中华传统的东西,一点一点在消失。
或者在他国手上发扬。
 
我却常常因为一些事情与他们各国人打着交道。
哈哈着。
99年大伯和父亲去了日本。把我带了去。
 
这次日本之行。我们在东京的一个地方。
当地的朋友招待我们。
拿出了一个超级好的宝贝。用一个小小的很漂亮的盒子装着。
折合成人民币要一千元。
 
大伯打开一看,这不是我们家的宝贝化橘红么。
怎么到了国外成大价钱了。
我和大伯互相看着。默不出声。
十几岁的我。明白了我们家的宝贝原来是世界罕有。
 
这一行,我们并没有很开心。
原定在日本的一周之行。
我们只呆了两天。两天后就回国了。
 
东京。对我而言。
是座伤心的城市。
也是我们事业的起源。
让我们以后开始重新审视化橘红。
 
大伯回国后,专门成立了一个公司,就是做化橘红的。
1999年。化橘红在我市已经滥砍滥伐,还得百株。
人们没有注意到它的生存。也没有注意到他的珍稀。
 
大伯请了许多的国内外的专家来我市。
抢救化橘红这一珍稀物种。
父亲也争取立项。为化橘红的立项奔走着。
 
我看着父辈们对果子的痴爱。
自动请缨到乡镇种树。
在各乡镇寻找合适的土地种植化橘红树。
 
一晃时间过了三年。我记不清我种了多少化橘红树。
我只知道花开时,我在开心地笑着。
我只知道果长时,我在开心地笑着。
没有注意上手上的血泡。
 
我们的化橘红树越来越多。果也越来越多了。
我们的化橘红基地成为国家星火项目。
大伯的化橘红及开发的化橘红系列产品全走国外。
还没在国内上市就被国外客商抢购一空。
法国。英国。加拿大。日本。韩国。许多地方和国家都被我们的化橘红之魅感染。
 
我不哈韩也不哈日。
因为我知道我们自己的东西才值得让人去哈。
我们的东方中医之魅是焕发着魔力的。
它深深地吸引着国外人。
我们有理由让他人哈我们中国传统的东西。
 
时间过得真快。
父亲由于在果子上付出太多。
累倒了。还在乡下种树的我。回到父亲身边。
照顾着父亲。
 
一晃经年。
我接过了父亲的担子。
用我微薄的力量在互联网上写就我们的化橘红传奇。
写就我们一千五百年的化橘红情。
写就我们五千年的中医学之魅。
 
我们开发的系列产品
在国内外获得一个又一个的金奖。
化橘红,在我们这辈爱橘人手里焕发青春。
-----------结束------------

作者绿浣纱;